首頁> 活動資訊> 劉用銓:政府部門財務一體化與政府會計自動化

劉用銓:政府部門財務一體化與政府會計自動化

我要分享
  • 我要分享
  • QQ空間
  • 微信好友
  • 新浪微博
唯你科技 2019-12-02 14:41

劉用銓-大咖說-1


2019年全國行政事業單位將執行新的《政府會計制度》,新《政府會計制度》重構政府會計核算模式,采用平行記賬模式,對政府會計核算提出更高的要求。筆者認為,這次政府會計改革可以說建國以來我國政府會計最重大的改革,未來政府會計改革是本輪構建的平行記賬模式基礎上進行改革,不會再發生重大結構性改革。筆者也認為本輪政府會計改革中信息化至關重要,如果政府會計信息化跟不上,保守地估計政府會計實務工作將要增加一半。


許多同志認為,在平行記賬規則下,可以由財務會計賬務處理“關聯”、“自動”地做出預算會計賬務處理,之前筆者本人也相信可以做到這一點。反過來,由預算會計賬務處理“關聯”、“自動”地做出財務會計賬務處理,則可能是不現實的。


因為《政府會計制度》總說明,明確規定“單位對于納入部門預算管理的現金收支業務,在采用財務會計核算的同時應當進行預算會計核算;對于其他業務,僅需進行財務會計核算?!币簿褪钦f,按照《政府會計制度》,單位日常經濟業務事項,都需要做財務會計核算,而僅針對“納入部門預算管理的現金收支業務”進行預算會計核算??梢哉f,財務會計核算的經濟業務事項是“全面”的、“全部”的經濟業務事項,而預算會計核算的經濟業務事項只是“部分”的經濟業務事項。所以,從財務會計核算“關聯”出預算會計核算可行,而從預算會計核算“關聯”出財務會計核算不可行。


但是,近期筆者與一些提前實施《政府會計制度》的部門單位財務負責人交流、溝通,發現由財務會計賬務處理“關聯”、“自動”地做出預算會計賬務處理的想法可能簡單化了。如果財務會計核算、預算會計核算都只要求一級科目核算,不要求明細分類科目,可能可以做到由財務會計賬務處理“關聯”、“自動”地做出預算會計賬務處理,但是財務會計核算、預算會計核算需要進行明細科目,就很難做到了由財務會計賬務處理“關聯”、“自動”地做出預算會計賬務處理。


從直觀上判斷,財務會計明細科目設置比預算會計明細科目設置相對簡單。財務會計部分收入、費用主要按照交易對手設置明細科目核算,即收入按照收入來源,費用按照支付對象進行明細核算,主要用于編制政府合并報表時提供抵銷所需的數據。為了滿足成本核算需要,費用也要按照“工資福利費用”、“商品和服務費用”…等成本項目(經濟分類)設置明細科目。


預算會計部分預算收支明細科目設置要求就多了,包括財政性資金與非財政資金、非財政專項資金與非財政非專項資金、預算類型(一般公共預算與政府性基金預算)、部門預算分類(基本支出與項目支出及其進一步細分)、支出功能分類、支出經濟分類(預算收入不需要)。


因此,財務會計核算中沒有預算會計預算收支核算所要求的上述明細科目信息,難以由財務會計賬務處理“關聯”、“自動”地做出預算會計賬務處理。如果在財務會計部分也按照預算會計部分所要求的上述明細科目進行核算,再由財務會計賬務處理“關聯”、“自動”地做出預算會計賬務處理,是否可行?筆者認為,這種做法只是為了實現傳說的“關聯”而“關聯”,既然都需要財務人員進行判斷,在財務會計部分還是在預算會計部分進行明細核算已經沒有差別。


筆者認為,預算收支明細科目核算是政府會計核算非常重要但又非常麻煩的環節,有沒有辦法簡化或者自動化明細科目核算了?筆者認為比較可行的方案是抓住預算管理核心環節、主線實現政府部門財務管理一體化,可以實現會計核算自動化。


預算管理是政府部門財政財務管理核心與主線,眾所周知,政府預算具有企業預算所不可以比擬的剛性,政府預算本身就是本級人大通過的法律,因此,政府部門預算管理在政府部門財務管理占有更加重要的地位。

2014年《預算法》修訂后,越來越強化依法理財要求,“無預算不開支”、“無預算不采購”、“不得發生超預算支出”等觀念也越來越受重視,并已深入人心。政府部門單位每花一筆錢都需要提前編制好財務預算計劃。

在編制政府部門預算階段申請預算資金、編制預算計劃的業務人員,將上述的財政性資金與非財政資金、非財政專項資金與非財政非專項資金、預算類型(一般公共預算與政府性基金預算)、部門預算分類(基本支出與項目支出及其進一步細分)、支出功能分類、支出經濟分類,都全部嵌入預算計劃中。這就要求所有申請預算資金、編制預算計劃的業務人員都要具備會計知識、財務管理、預算管理知識,即“人人會計”。

預算是政府部門開展專業業務活動和經濟業務活動的財務計劃,預算編制是業務部門同志最重視的財務管理環節,因為無預算就難以開展業務活動了。因此,也只有在預算編制階段財務部門對業務部門同志提出這些高要求甚至“煩人”的要求,業務部門同志才可能配合并重視這些工作。


預算執行階段,包括國庫集中支付、非稅收入管理、政府采購、資產管理等各個環節,都只是為了執行預算編制階段編制的每一條預算計劃,因此,上述這些信息從預算編制到預算執行再到決算審計全過程一貫地傳遞下來,在會計核算階段就可以由上述前端各業務環節所包含的信息,“自動”生成會計賬務處理。


筆者相信,這種做法具備較大的現實可能性,在我國政府會計改革較為先進的一些地方,可由前端的國庫集中支付、非稅收入管理、政府采購、資產管理等各業務環節生成的信息,“自動”生成90%左右經濟業務事項的會計賬務處理,實現“無人會計”。


這正是近期網上一個時髦說法“無人會計時代人人會計”,實現政府會計核算自動化。

但這種政府部門財務一體化與會計核算自動化也面臨不少挑戰,目前大部分地方財政財務管理各模塊包括國庫集中支付、非稅收入管理、政府采購、資產管理、財務核算、政府財務報告編制等都由不同軟件構成,雖然不少地方逐步構建財政大平臺,但是各個模塊相互打通、數據共享還不是非常理想,為實現政府部門財務一體化和會計核算自動化帶來不少挑戰。特別說明,筆者所了解的上述可以實現90%左右經濟業務事項會計核算自動化的地方,其財政財務管理各模塊系統都是由該地財政部門依靠自身的技術力量統一開發,不存在不同模塊互聯互通、數據共享的障礙。


此外,政府部門業務人員是否可以以及多大程度上接受這種變革也是一個未知數。據說,企業ERP改革就是要把企業每一位業務人員變成精通財務會計的人才,而遭遇企業業務部門的極力反對與抵觸。


 

我要分享
  • 我要分享
  • QQ空間
  • 微信好友
  • 新浪微博
最热门棋牌游戏平台